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寄 語

今夜的笙歌都已沉默,只有我獨自面對一盃酒,

尋找來自你溫柔的感受。

四周的氛圍萬籟俱寂,我不知為何,失眠到天明。

應該沒有失眠的理由,只有你,才能解開亙古的難題。

思念,就像一種病,由濾過性病毒引起。

最後,還是將終結,在眾醫學家的手裡。

但我像是,永遠不會痊癒,的一個身體。

品嘗著,沒有你的孤寂。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