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嫂子,長大後我娶你



我三歲那年,父母親在一次沉船事故中不幸喪生。哥哥與我相依為命。
日子雖然過得艱辛,卻因了哥哥的關愛,我度過了快樂的童年。
沒想到,十二歲那年,一場礦難又奪走了我唯一的親人,哥哥也撇下了我。
那時候,嫂子剛剛嫁到我家。

沒過多久,就有人給嫂子說媒,對方是一個死了老婆的屠夫,家境不錯,人也結實。
嫂子問了一句,“帶著康明行嗎?”那個穿紅戴綠的媒婆便再也沒有登門。
此後,又有幾家相繼來說媒,嫂子始終只有一個要求,帶著康明可以,不然就不行。

嫂子是殷實人家的女兒,當初嫁給大哥時,遭到了家人的竭力反對,甚至要和她斷絕關係,
可是嫂子仍然嫁了過來,她看重的是大哥的人品。

大哥去世後,嫂子沒少受娘家人的奚落,逼她早日改嫁,她那蠻橫的弟弟甚至揚言要燒了我們的房子。
嫂子還是那句話,“改嫁可以,必須帶上康明。
”儘管嫂子美麗賢慧,但誰家又願意她拖著個累贅嫁過去?
她的家人氣得直跺腳,再也很少來往。

嫂子在一家毛巾廠上班,一個月才兩千多元,有時廠裡效率不好,還用積壓的劣質毛巾充作工資。
那時,我正念初中,每個月至少得用三四百元。
嫂子從來不等我開口要錢,總是主動問我,“明明,沒錢用了吧?”一邊說一邊把錢往我衣袋裡塞,“省著點花,
但該花的時候不能省,正長身體,多打點飯吃。”

我有一個專用筆記本,上面記載著嫂子每次給我的錢,日期和數目都一清二楚。
我想,等我長大賺錢了,一定要好好報答嫂子的養育之恩。

聯考之前,我對嫂子說,“嫂子,我報考了職業學校,可以早一點出來工作。
”嫂子一聽,憤怒地看著我,“你怎麼能這樣,你將來要考大學的。
不行,得給我改過來。”第二天,嫂子不由分說地拉著我去找老師,
硬是將志願改了過來。

我順利地考上了台北的建中,嫂子得知消息,做了豐盛的晚餐慶賀,“明明,好好讀書,給嫂子爭口氣。
”嫂子說得很輕鬆,我聽得很沉重。

第二天,嫂子是紅腫著眼睛回來的。
我問她怎麼了?嫂子沙啞地說了聲,沒事兒,剛才讓沙子撞進眼睛裡了。
說完趕緊去打水洗臉。

第三天她弟弟過來嘲諷她我才知道,嫂子為了給我籌集學費,去向娘家借錢,被娘家人趕了出來。

看著嫂子還有些浮腫的眼睛,我說,“嫂子,我不念書了,現在文憑也不那麼重要,
很多工廠對學歷沒什麼要求……”還沒等我把話說完,嫂子一巴掌打了過來,
“不讀也得讀,難道像你哥一樣去挖煤呀!”嫂子朝我大聲吼道。
嫂子一直是個溫和的人,那是我第一次見她發火。

那段時間,嫂子總是回來很晚,每次回來都拎著一個大編織袋,疲憊不堪。
我問她袋子裡裝的什麼,嫂子始終不給我看。
有一天晚上到同學家取書,遠遠的看見路燈下蹲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面前鋪著一塊白布,上面擺滿了鞋襪、針頭線腦什麼的。是嫂子。

我沒有走過去“揭穿”嫂子。我遠遠的看著她時而躬著身和別人討價還價,時而把零碎的錢理了又理。
昏暗的燈光下,嫂子的眼睛裡閃爍著希望的光芒。

十一點半,嫂子才提著編織袋回來,大口大口喘著粗氣,一臉疲憊,卻綻滿笑容。
看見我坐在桌前溫習功課,走過來摸摸我的頭,“明明,餓了吧?嫂子做飯給你吃。
”我背對著她點點頭,不讓她看見我眼裡盈滿的淚。

那天晚上,嫂子暈倒在了廚房裡。我聽見轟隆一聲之後沖進廚房,她側躺在地上,臉色蒼白。
我趕緊將她背往醫院。

醫生說嫂子是因為營養不良引起貧血,加上勞累過度才導致暈厥。
我要在醫院照顧她,被嫂子轟了出來,“快回家溫習功課,就要開學了,
高一是很關鍵的一年。”

嫂子住了一天院就回家了,臉色仍然蒼白。
但她照常上班,晚上依然拎著那只編織袋去擺地攤。
我實在忍不住,跑過去一把將編織袋奪了下來。
嫂子似乎知道我發現了她的秘密,微笑著對我說,“明明,還差一點,再掙些就夠了。
”說完輕柔地從我手裡拿過編織袋,斜著肩膀走進夜色。

靠嫂子每晚幾塊幾角地掙,是遠遠不夠支付學費的。
嫂子向廠裡哀求著預支了三個月的工資,還是差一點,她又去醫院賣血。
嫂子本來就貧血,抽到300cc的時候,護士實在看不下去,才自作主張地拔了針頭。
這些嫂子都不曾說,是後來那位護士——我同學的姐姐說的。

嫂子親自把我送到學校,辦理了入學手續,又到宿舍給我鋪床疊被,忙裡忙外。
她走後,有同學說,“你媽對你真好!”我心裡湧過一絲酸楚,“那不是我媽,是我嫂子。
”同學們籲噓不已,有人竊語,“這麼老的嫂子?”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家離學校很遠,每個月我才回去一次。每次回去,嫂子都會準備豐盛的飯菜招待我。
臨走還做好多的菜,裝在透明的玻璃瓶裡,告訴我哪些要先吃,哪些可以後吃。
每次都是看著客運走遠,嫂子才放下揮動的手。
而每次回家,都發現嫂子又比上次蒼老了許多。

發現她頭上竟然有了白髮時,我念高二。
為了供我上學,嫂子不光在外面擺地攤,還到紙箱廠聯繫了糊紙盒的業務,
收攤回來或者遇上雨天不能外出擺地攤,她就坐在燈下糊紙盒。糊一個紙盒四角錢,材料是紙箱廠提供的。
那次回家,看見她在燈光下一絲不苟地糊著,我說,“嫂子,我來幫你糊吧!
”嫂子抬起頭望了我一眼,額頭上的皺紋像冬天的老樹皮一樣,一褶一褶的。
失去光澤的黑髮間,赫然有幾根銀絲參差著,那麼醒目,像幾把尖刀,鋒利地插在我的心上。
嫂子笑了笑,“不用了,你去溫習功課吧,明年就高三了,加緊衝刺,給我爭口氣。
”我使勁地點頭,轉過身,眼淚像潮水一樣洶湧。嫂子,您才二十六歲啊!

想起嫂子剛嫁給大哥的時候,是那麼年輕,光滑的臉上白裡透紅,一頭烏黑的秀髮挽起,
就像電視裡、月曆上的明星。
我跑進屋裡,趴在桌上任憑自己的眼淚撲簌簌直落。
哭完,我拼命地看書、解題,我告訴自己即使不為自己,也要為嫂子好好讀書。

我以全校文科狀元的成績考入了台灣大學。
收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天,嫂子買了很大的一卷鞭炮,長長的一溜鋪在地上,像條紅色的火龍。

嫂子點燃一支香,遞給我,“明明,你去點鞭炮吧!”我接過香,就像接過嫂子所有的期盼和祝福。
劈哩叭啦的鞭炮聲引來了鄰居們。

那天,嫂子的爹娘還有弟弟也來了,站在人群中。
嫂子看見他們,走了過去,撲在她母親肩上,失聲痛哭。
晚上,五個人圍著一張桌吃飯。
她弟弟拍拍我的肩膀說,“康明,你真該好好讀書。”

我挨個敬了嫂子的家人,真誠地感謝他們給了我一個好嫂子。
最後敬的是嫂子,她站起身,笑著說,“明明,一家人,就不要跟我客氣了!”

大學裡的生活和學習比在高中輕鬆得多,每年我都以優異的成績獲得學校的獎學金。
而且,還有許多課餘時間去打工,半工半讀,基本不需要家裡的錢。
嫂子卻仍然每個月寄錢給我,要我吃飽穿暖,注意身體。
某一天我對著那個記載著嫂子每次給錢的筆記本時,突然恨起自己來。
嫂子給予我的,豈是一個筆記本可以記載?我狠狠地扇了自己一耳光,將筆記本撕得粉碎。

大三沒念完,我就被台北市的一家IT公司特招了。
我將消息電告嫂子時,她激動不已,在電話那頭哽咽著,“這下好了,這下好了,嫂子也不用為你操心了。
康英也可以安息了。”

我突然迸出一句話來,“嫂子,等我畢業了,回來娶你!
”嫂子聽完,在那邊撲哧笑出了聲,“明明,你說什麼混帳話呢!
將來好好工作,爭取給嫂子討個漂亮弟媳。
”我倔強地說,“不,我要娶你。”嫂子掛斷了電話。

終於畢業了,我拿著公司預付的薪水興高采烈地回到家裡時,嫂子已經備好了飯菜,只等我回來。
飯桌上,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
看見我回來,嫂子說,“康明,快叫張大哥。嫂子以後就去跟他過了。
”那個男人站起來,和我握手,一邊嘖嘖地說,“真不簡單,大學生呢!”我和他只握了兩秒鐘,
就跑到房間裡去了。

那天晚上,我沒有吃飯。躺在床上一遍遍地在心裡問,“嫂子,為什麼,為什麼不給我照顧你的機會?”

沒過多久,嫂子和那個姓張的男人就結了婚。
我去了,喝了很多酒。
嫂子也喝了不少,隱約聽見她對別人說,“看,這就是我弟弟康明,
台大學校的大學生呢!在北市工作。”言語之間充滿了自豪。

後來,因為工作繁忙,我不能時常回家,只將每個月的工資大半寄給嫂子,可每次嫂子都如數退回。
她說,“明明,嫂子老都老了,又不花費什麼,倒是你,該賺點錢成家立業才對。
”還時不時給我寄來家鄉的土特產,說,“明明,好好工作,早些成家立業,等嫂子老了的時候,
就到你那裡去住些日子,也去看看大台北,到時可別不認得老嫂子啊!”

我的眼淚就像洪水一樣氾濫開來,我親愛的嫂子,弟弟怎麼可能忘記您?!
中國人俗語裡說的 「姻緣天注定」意思近似, 看來在愛情這事上頭, 不同的膚色和國籍皆持著相同的觀點: \"If you love someone, let it be and set him/her free, if he/she comes back to you, it\'s meant to be\" (如果你愛一個人,隨遇而安,讓他/她自由的飛,如果最後他/她還是回到你身邊,那就是命中注定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