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万年孤寂

题记:我们都生活在各自的瓶子里,犹如茧中蚕。不同的是,我们永远出不来,也永远无法化蝶。我们生活在各自的瓶子里,一直数着自己的孤独。

  “人是注定孤独的。”
    当我感到最孤独的时候,仿佛听到命运安慰的低语。安慰捉襟见肘,冷暖自知。不久后我离开了这座城市,为了一个终结,或者是一个新的开始。直至我重回这片供我蜗居多年的土地时,仍感到内心泛起一丝孤独的涟漪。
    一片土地、一座城市,会有很多东西,当然也有很多人。我最喜欢这南方的梅雨季节,因为很少能见到阳光,即使见到了,也是那么温柔可爱,不会有太多凶残的照耀。
    下雨的日子,街上的人全都低着头来去匆匆。有时我会站在他们附近看他们从我身边擦过的样子。我仿佛看见他们都带着空白的面具,惨白的。
    我会以为人都一样,都各自追逐着什么,至死,我也不曾认为那空洞的面具下会有一张美丽的脸孔。这里不是神圣的昆仑或恒河,能看到的只是行尸走肉。于是我悲哀地看着这世界,当然偶有例外。
    例外的时候我会发现某个纯洁的灵魂缩在阴暗的角落,我们试着突破心灵的瓶子,试着接近彼此,相濡以沫。风起的那一刻,我们是一样的。
    风总是会停的。风停后,我的心中飘出远山飞雪的味道,那颗心散出日落梧桐的清香。我们即使是同类,也是不能相依的刺猬和玫瑰。或许堌辙之鳆,相濡以沫,不若相望于江湖。
    周国平说,人是注定孤独的。或许是的,我们每个人都只能生活在各自的瓶子里,我们可以肤浅的自沟通,却无法深刻的交流,我们只能固守着自己的瓶子听自己的心跳。这是场罗生门的游戏,没有哪个谁可以一直是谁的谁,有着相同的步调却跟随不同的心跳。
    一场盛大的焰火,没有哪两颗火花会划出相同的轨迹,我们永远都怀着不同的心情观赏这相同的焰火。有人说,无所适事是无聊,无人陪伴是寂寞,无人了解是孤独。于是我们都孤独了。
    我不知道你是否记得起那场焰火,那时你在想什么,我永远都不知道,就像你
永远不知道我那时在想什么一样。可我们有过一刻相同的呼吸,己然幸运。
    至今我仍守着自己的瓶子聆听单调的心跳声,我不曾走出去,从不曾有人出得去。这万年的孤寂。

别这样过日子,会痛苦的!
說的真好

人在孤獨中,一切埋藏已久的思緒會突然復活

無盡的思戀 無盡的不捨 無盡的辯護

此時身心在膨脹

心靈會伸展出無數新鮮的綠葉

你說不是嗎?
我已經習慣了孤獨
也學會了品嚐孤讀獨
更愛享受孤獨
......
不孤獨還真難適應
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是一生幸福; 在對的時間遇上錯的人,是一種心傷 ... 在錯的時間遇上錯的人,是一段荒唐; 在錯的時間遇上對的人,是一聲嘆息

The wise man knows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self-trust is the first secret of success.
返回列表